朝鲜核危机让中国进退两难

美国官员说,关于朝鲜核武器计划的争议可能会在几天内提交联合国安理会讨论。

这样做可能会给中国带来一个难题。当然,这取决于安全理事会将采取什么行动。

中国表示不希望朝鲜半岛拥有核武器。

然而,北京可能进退两难,要么支持联合国安理会针对其长期共产主义盟友做出决议,要么使用否决权阻止安理会通过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必要的决议。

这两个选择不是中国希望看到的。

朝鲜退出《国际核不扩散条约》,驱逐国际原子能机构核查人员,并威胁恢复导弹试验。

平壤希望与美国举行新的会谈,签署互不侵犯条约,并威胁说,如果联合国对朝鲜实施制裁,朝鲜将宣战。

美国表示愿意与朝鲜对话,但不准备与朝鲜谈判,也不会签署互不侵犯声明。

华盛顿表示,平壤必须首先停止恢复核计划的努力。

担心刺激朝鲜的分析家鲍勃·瑞哲是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东北亚政策研究中心的主任。

他认为,中国担心在安理会辩论北韩问题,只会加剧平壤和华盛顿之间的紧张关系,并刺激北韩做出更强烈的反应:“从中国的立场看,最糟糕的情况可能是就对北韩实施经济制裁的问题进行表决,部分原因是,它不管是投支持票还是反对票,还是弃权,都要为此承担后果。他认为,中国担心安理会关于朝鲜的辩论只会加剧平壤和华盛顿之间的紧张局势,并刺激朝鲜做出更强硬的回应:“从中国的角度来看,最糟糕的情况可能是就对朝鲜实施经济制裁的问题进行表决,部分原因是无论投票赞成还是反对,朝鲜都必须承担后果。

第二个原因是,一旦实施经济制裁,中国将不得不实施。

我认为当前的外交挑战是为中国找到出路,这样无论安理会做什么,都不会让中国陷入尴尬的境地。

克林顿政府时期,布鲁哲担任“美国在台湾协会”的主席,这是一个处理美国和中国台湾关系的非官方组织。

布鲁哲指出,中国目前向朝鲜提供大量粮食援助,朝鲜的大部分外国燃料也来自中国。

经济制裁意味着暂停对朝鲜的援助:“我认为中国会担心,如果它试图停止对朝鲜的食品和燃料援助,情况将会恶化。

这将引发某种我们都试图避免的反应。

”布鲁哲的话得到纽约对外关系委员会中国问题专家亚当·西格尔的认可。

西格尔说:“我认为中国非常担心经济制裁将彻底摧毁朝鲜,甚至可能导致该国崩溃,从而导致难民跨境涌入中国。这是中国目前最关心的问题之一。

“另一方面,西格尔认为中国可能支持联合国安理会批评朝鲜但不实施制裁的决议。

这样一项决议将要求朝鲜停止所有核计划并重新接纳核查人员,但只是到目前为止,它还不会宣布制裁:“这将是一份为什么许多彩票不能购买的声明,重申了每个人都说过的事实:我们希望朝鲜半岛无核化,我们希望和平解决,所有有关各方都应该进行谈判。

如果这样一项决议获得通过,北京将予以支持。

西格尔说,这样的决议可以为布什政府赢得时间,先处理伊拉克问题。

然而,他担心,如果安理会决议没有任何实际力量,如制裁,它将无法打动朝鲜改变其核政策。

美台协会前主席布鲁金斯学会的包润石认为,尽管中国可能在伊拉克问题上弃权,但不太可能在朝鲜问题上弃权。

他说伊拉克离中国很远,但是朝鲜在中国的边缘。如果朝鲜出现动荡,很可能会影响中国。

布鲁哲认为北京和华盛顿对朝鲜核威胁的紧迫性有不同的看法。

他表示,华盛顿将尽快将该问题提交给安理会,而不是通过平静的外交渠道耐心解决,北京方面认为这可能过于仓促。

发表评论